汐泠瀞

端午贺文 丝绦

*迟来的端午节贺文,小甜饼,很短。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我永远爱唐时和是非!


凡间闹市中,是非和唐时正漫步逛着。

比起九天之上的三十三天,唐时其实更喜欢这种充满人情味的凡俗界。

今天是端午节。

他和是非这一路走来,就看到每家每户都挂上了艾草。

整个集市都氤氲在粽叶和艾叶混在一起的清香中。耳边是小贩的生生叫卖。

“各位走过路过看一看啊,内人新包的粽子,各种馅料的都有,今天端午节,为了纪念屈原贤士,今天全部便宜卖了啊。”

唐时听到后径直向那卖粽子的摊位走去,买了两个粽子。

粽子摊位为了方便客人可以直接品尝粽子,在小摊旁边有备好的桌椅。

是非就坐过去等唐时买完了回来。

不一会儿,唐时端着两个粽子坐在了是非对面。

粽子还没剥开,店家本来想给唐时剥好的,但被唐时拒绝了。

唐时入座后直接把盘子往中间一推,似笑非笑的对是非道:

“选一个吧,是非师兄。”

是非没动。

于是唐时自顾自地剥了起来。

他买的两个粽子,一个是纯肉的,一个是蜜枣的。

然后他非常自然地把肉粽子放到了是非面前,自己开始吃那蜜枣的。

是非抬眼看到自己面前油亮亮的鲜肉大粽,拨着念珠的手指顿了顿,将盘子推了回去。

“出家人不食荤腥。“

唐时挑了挑眉,“那是非师兄要吃这个被我咬过的吗?“

是非无言的看着已经递到面前的那个明显被唐时那牲口咬过一大口然后也没剩多少蜜枣的蜜枣粽。

“你已登仙,此类凡食应当少吃。“

唐时不为所动,“所以我现在不吃了,你帮我吃了吧。”

这货惯常在是非面前瞎撩,好似从来不会考虑后果。

所以当是非离开的时候,唐时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当时就眼看着是非那月白色的袍角从他身边略
去了。

三秒以后,唐时才反应过来,这和尚居然丢下自己跑了?

这妖僧!

唐时低头看着盘子里那个毫发无损的大肉粽和那个被自己咬了一半的蜜枣粽,莫名的感到一丝凄凉。

最后,唐时只得自己解决了两个粽子。

正在他憋屈的啃那个大肉粽时,是非回来了。

唐时正被那几乎全是肉和油的肉粽弄得烧心,又想到这和尚居然之前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一时有些气闷。

干脆不说话了。

虽然有很大一部分是被撑的。

他正埋头和那粽子抗争,只知道是非正站在他身边。

忽然,左手上传来微凉的触感,手腕被捏住,又松开。

唐时不耐烦地抬手,却看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条五色丝绦。

刚刚是非离开,是为了这个?

唐时一时有些惊讶,又因为往嘴里噻粽子噻得太急,竟然呛住了。

“咳,咳咳咳……”

是非见唐时不小心噎住了,赶紧抬手像他后背拍去。

一边轻拍唐时的脊背让他缓过来,一边唇角微弯:“吃完了就走吧。“

*
唐时刚刚被呛狠了,现在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飘飘忽忽的。

要是被应雨看到他这副样子,肯定要被狠狠嘲笑一顿。

堂堂三十三天星主东诗,竟然在吃粽子的时候被粽子噎住了。

唐时也觉得有点丢脸。

不过想到自己这副样子只有是非看见了,这牲口也就释然了。

毕竟是非又不会乱说。

想到是非,唐时又忍不住去看刚刚是非给他系上的五色丝绦。

应劭《风俗通》记载:“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系臂,名长命缕,一名续命缕,一名辟兵缯,一名五色缕,一名朱索,辟兵及鬼,命人不病瘟”。

中国古代崇敬五色,以五色为吉祥色。因而,节日清晨,各家大人起床后第一件大事便是在孩子手腕、脚腕、脖子上拴五色线。系线时,禁忌儿童开口说话。五色线不可任意折断或丢弃,只能在夏季第一场大雨或第一次洗澡时,抛到河里。据说,戴五色线的儿童可以避开蛇蝎类毒虫的伤害;扔到河里,意味着让河水将瘟疫、疾病冲走,儿童由此可以保安康。

总之挺好看的。

其实唐时穿着一身青袍,那本来给小孩子辟邪的五彩丝绦系在他手上本来应该显的幼稚违和。

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这是是非专门为他挑的,更是是非亲自为他带上的。

反正唐时怎么看怎么顺眼。

他一想到是非穿着飘逸的月白色僧袍,穿梭在明显和他格格不入的闹市中,却在这卖五色丝绦的摊位前停下脚步,出尘的手认真仔细地为他挑选系在他手上的五色丝绦……

带着五色丝绦的那只手,隐隐变得灼热起来。

什么气都没了。

再说确实是他先撩的是非…….
算了。

本来唐时和是非是并排前行的,但不知不觉间,唐时因为胡思乱想的原因,渐渐地落后是非了。

所以当唐时不经意抬头的时候,已经和是非有了不小的距离。

他朝前看去,只看到静等在路口的蓝衣僧人。

唐时就这么看着,他和是非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最后重合。

是非见唐时跟上来了,便要继续往前走。

可是这未要开始的动作,因为唐时,又停住了。

唐时伸出自己带着五色丝绦的手,非常自然的牵住了是非那只未持念珠的手。

两手交握。

唐时手腕间是那五色丝绦垂下来的丝穗,而是非的手上自然也挂着佛珠。

佛珠上也栓着佛穗。

当两人继续走时,五色丝绦的丝穗和佛珠上垂下来的佛穗因为震动互相缠绕,渐渐得已经分不清彼此了。

就像牵着手的两个人一样。

*
唐时当时只是一时脑热冲动。

他看到僧人静静等候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本来平静的内心好像被搅乱的水波,一时只能看到那月白色的身影。

所以当他看到和尚想要迈步往前走时,下意识的就想拉住他。

于是牵手成了必然。

唐时不时瞥着自己和是非牵在一起的手掌,又看到那不分彼此交缠在一起的穗子因为震动扫着他俩的手…….

唐时觉得那穗子不是扫在他手上,而是扫在他心尖上。

酥麻不已。

两人就这么牵着手离开了。

从集市上看去,只能看到两个一青一蓝的两个身影渐渐远去,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