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泠瀞

棋生

棋生

00
“你是谁?”
“我是唐时。”
“唐时是谁?”
“唐时是东诗。”
“东诗是谁?”
“东诗是千千万万人之集合。”
“唐时也是这世上千千万万人之集合吗?“
“不。”
“东诗是千万人之集合,但唐时却只有那一个。”
“唐时就是唐时。”
“你真的是三十三天的星主吗?”
“是。“
“但不过也就是个普通人罢了。”
“三十三天的星主,怎么可能就是个普通人呢?”
“我是人。”
“但正因为我是人,我才能以众生为棋,与天地对抗,最终统领这三十三天。”

唐时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是非送来的棋子。

是非送了一整套围棋具给他,他却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他手上躺着一枚棋子。

这枚棋子从白子罐中取来,却并非是真正的白子。

正常的黑棋白棋加在一起共361枚,其中黑子181枚,白子180枚。

可现在白子总共却也有181枚。

多出来的这枚,现在就躺在唐时掌中。

半黑半白,玉一般晶莹剔透,呈太极阴阳分布。

这枚棋子很好看,但对于整套棋具来说,它是多余出来的。

是个残次品。

更有趣的是,这枚棋子还生出了灵智。

它问他是谁。

他是谁?

他是唐时,是东诗,是这世上千千万万人之缩影。

硬要他回答,他也说不清楚。

但他自己清楚地知道。

自己可以不是任何人,不是东诗,不是这三十三天的星主,但不可能不是唐时。

他就是唐时。

就是个人而已。

他盯着手里这枚棋子,缓缓道:“你是这三百六十一枚棋子中多出的一枚,对于整个棋局来说,你没有任何的价值。”

“也就是说,你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看着手里明显因为他的话后不知是气愤还是畏惧开始颤抖的棋子,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如果是天道北迦罗九回,或者地道西王母杀生,肯定会这么说吧。“

“可惜了,我是人道东诗,居于天地间,自当顶天立地。”

“你不会杀我吗?”

“我是万物极情之化身,万物皆有情,你也算我分身之一,我为何要杀你?”

“我不是残次品,不是没有存在的必要吗?”

“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是人道之主,自然是很厉害的。”

“可我也说了,我只是一个人而已。”

意料之中的沉默,唐时看着在他手里沉默的棋子,思考了一会儿,喃喃道: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是非要把你送来我这来了。”

“啥?”

“送你来的和尚。”

那和尚自己不度,却让他来度。

不过要开解这枚棋子,确实是他更加合适。

毕竟他自己就是现实版的范例嘛。

现在他也可以帮他家和尚度人了,想想竟然有点欣慰。

“我送你去游历一番吧,我纸上谈兵的和你说,你也没办法理解。”

唐时一边说着,一边看也不看地将这枚棋子往虚空直接一丢。

“喂你等一下啊啊啊啊啊……”

“啪嗒。“

声音戛然而止,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黑暗。


01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在一个棋盒里。

我算是明白东诗为什么说他就只是一个人而已,堂堂三十三天的星主,怎么会这么没有节操!

东诗和唐时果然不是一个人吧喂。

我是一枚阴阳棋。

名字听起来虽然很厉害的样子,但我真的,就只是残次品而已。

唐时为什么要把我扔下来?

这里到底是哪里?

我是听过是非的名号的。他是小自在天三重天的大弟子,因为千年前以自身化作星桥,成就无量功德,后来成佛,广度无边众生。

但我没想到,他居然和唐时认识。

一个是三十三天的星主,一个是功德无量的活佛,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而且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

我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灵智,只记得从自己产生灵智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棋子,不就是要用来被使用的吗?
可我也在知道自己存在意义的下一刻,就陷入了无尽的烦恼中。

我不能被使用。

我被生产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是说我真的就是一个失败品?

或许我能够产生灵智,也和我是个残次品有关。

对于自身存在意义的矛盾,对于其他棋子的羡慕之情等等混在一起,才使我产生了灵智。

可我宁愿没有。

我宁愿自己就是普通的一枚残次品,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不会有和其他棋子对比后的难过。

我到底为什么要存在,还要产生了灵智啊……

我被一堆白色的棋子埋在盒子底部,一边感慨自己的身世,一边胡思乱想。

当时唐时在把我扔下来之前,为什么要一直强调他是“人“呢?

难道比起三十三天星主东诗这个身份,他其实更喜欢作为”人“的唐时?

“人”有那么好吗?

虽然我觉得唐时是没那么好啦……

但我还记得被他注视时的感觉。

感觉就在被一个普通人看着一样。

要不是我事先知道唐时的身份,我绝对看不出来他是东诗。

是整个宇宙三十三天的星主。

所以他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吗?

种种疑问充斥心间,偏偏又不得解。

所以唐时这次把我扔下来,就是为了解答我的疑问的吗?

现在想那多也想不透的·。

唐时之前说过,不要纸上谈兵,要亲身去经历。

我记得以前不知听谁念过一句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应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终于还是收拾收拾心情,努力扭动自己的身躯,想从这堆棋子堆里钻出来。

现在这个身体真麻烦,根本就动不了。

尼玛唐时那货绝对是故意的!

要是我的精神可以脱离这个身体就好了……

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竟然真的感觉自己真的要飘起来了。

意识逐渐模糊,就在我又要再次陷入沉睡时,我听到了唐时朦朦胧胧的声音:

“这里是地球,也是一个和我颇有渊源的星球。你现在会附身到第一个见到你的人的识海里。但你无法占据,只是寄居在那里。你无法控制被你附身的人的思想,但你可以和他共情,并且可以直接读取那个人的思维。”

“那么最后,旅途愉快。”

他清淡带笑的声音消逝之时,我也陷入了沉睡。

等等,地球?

02

打开棋盒的是一个中年的男人,40多岁的样子,很大众的长相,初看不会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这里是地球。

印象中应该是一个浅蓝色的美丽的星球。

这里有一种名叫“科技“的东西,它可以适当的代替枢隐星的“灵力”,但远没有“灵力”那么强。

毕竟科技只能方便凡人的生活,却不能给予他们成仙的机会。

所以他们永远没有机会真正的离开这个世界,到达更高层次的世界。

比如唐时所在的三十三天。
所以唐时为啥要把我扔到这种位面层次明显较为低级的世界?

浩瀚三千大世界,他偏偏就把我扔到了地球。

因为这里都是“人”?

我一边暗自腹诽,一边打量着我附身的这个男人。

这真的就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家世,普通的能力,普通的工资,普通的人际关系。

真的就是一个从里到外普通到极点的人。

唐时那货为什么要让我附身到这个人的身上?

我不信邪的又仔细观察这个人。

普通的朝九晚五的去银行工作,也没担任什么重要的职务。

普通的收入,交完很多各种费以后就没剩下多少了,为了家庭甚至不能随意给自己买点别的东西。

哦对了,他结婚了,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女儿。

晚上上完班以后会去跑步,独自一个人。

喜欢看小说,人际关系很淡,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感觉可能要沉迷小说逃避现实的节奏?

晚上睡得也挺晚,因为要看小说。

每天几乎都这样,千篇一律的过了十几年。

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特色的人。

我一开始以为作为这样一个家庭的丈夫和·父亲,他的妻子和女儿应该生活的不怎么样。

顶多就解决温饱的程度?

但当我真的见到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他的妻子能力很强,在十几年前就凭着自己一股韧性和强大的能力开了公司,十几年来一直在积攒人脉和资源,当然也赚得钵满盆丰。

他的女儿很优秀,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也有较为丰厚的物质基础去发展学业和享受生活。成绩很好,接下里还要去国外留学。

当然大部分钱是他的妻子支付。

他们一起住在装修成古典欧式的家里,但我却觉得他和这个家的画风格格不入。

这是什么奇怪的家庭组合呀喂。

这个家里,妻子才是整个家庭的物质支柱?

而且,他和妻子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不会吵架,但是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说话。两人经济完全独立,所以才造成画风差异巨大的生活方式。

他和女儿的关系曾经非常好,他是女儿的童年玩伴的主要角色之一。女儿的童年因为他而添色很多。

而现在女儿已经长大了,和他的交流反而变得少了起来。

所以现在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在家里,如果他不主动和别人说话的话,可能就没人会主动和他说话了。

妻子是不会主动找他说话的,女儿一般会和他问声好。

但更深层次的交流就没有了。

所以他变得越发沉默寡言起来,也不常笑了。

这些只是客观现象。

因为我呆在他识海里的缘故,我还能读到他的思想。

大多数的时候,他不会想什么。

只是偶尔在他没法为女儿提供更多经济帮助的时候,感到无奈和后悔。

他已经老了,没有资本和时间去做一些大事业。

年轻的时候没有出去闯闯,图安稳,只想要小康,却没想到年老了会后悔。

他年轻的时候没有去做的事,妻子去做了,然后做的很成功。
但是他现在却不敢去做了。

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有一种同病相连的感觉。

这个男人,普通的过分,虽然普通并不是错,但是和妻子的作为比起来,就比出了优劣。

我有时候也会听到“我这样真的好吗?”“我很痛苦”“我错了吗”的话。

和我这个残次品一样。

我们都在不甘的质疑,痛苦的自问,却又对现实无能为力。

甚至有的时候会怀疑自己。

03
所以,唐时那家伙把我扔过来,就为了帮我找一个处境相似的朋友安慰我?!

总感觉他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但是不会的吧!

我在心里第一百零一次念叨唐时画风诡异的所作所为。

不知道是不是我念叨的多了,竟然真的把唐时给盼来了。

他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用神识来和我交流。

我把现在的主要情况告诉他,并严厉的控诉他的不靠谱。

虽然我有共患难的朋友很开心,但是这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

“不要急呀,度这个事情呢,讲究的是破而后立。我既然要度你,自然要先帮你破了,再帮你立呀。”

他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和我一开始见到的三十三天星主的画风已经南辕北辙了。

果然就像他说的,他可以不是东诗,但他肯定会是唐时。

太贱了!

“你是不是之前也这样度过别人…….”

我无语的胡乱猜测。

这句话却好像勾起了他什么回忆,脸上出现了我从来没在他脸上出现的表情,好似怀念,但却又非常甜蜜。

甜?蜜?

在我怀疑看花眼的时候,他收起表情,只笃定的告诉我:“放心,最后一定会成功的。”

“毕竟当年我也是这样度的是非呀。”

他的声音很轻柔缱绻,近似呢喃。

说完就离开了。

虽然你说的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喂…….

是非,那个小自在天三重天的大弟子,那个投罪渊铺星桥的是非,那个已经成佛的是非,也被唐时度过?

是非出了什么事情,竟然需要唐时来度?

还有刚刚唐时的表情……

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那一夜后,唐时就没再联系我了。

既然他说了“破而后立”没问题,那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干等着。

顺便观察我的朋友。

我现在称这个男人为我的朋友。

因为他是我有意识以来,第一次产生想要亲近某个人的想法的人。

随着观察的深入,我也发现了朋友他的另一个有趣的一面。

之前我陪伴他时,他的灵魂的颜色是灰白色的,本来肯定不是这个颜色,这种灰白色更像是经历过种种后褪色以后的颜色。

可有一天我竟然看到,他灵魂的颜色,就像久逢甘霖的枯树,变为了苍翠的绿色。

那是在他再次打开棋盒的时候,

就像看到了好久没见的朋友一样。

我读取过他的记忆,自然知道他本身是很喜欢下围棋的,以前经常和别人在网上下,也会看围棋比赛,更是代表银行取参加过业余的围棋比赛。

但是这些,随着女儿的长大和妻子的冷淡,渐渐的被搁置了。

他的灵魂渐渐褪为灰白色。

可是我不知道,他竟然这么喜欢下棋。

喜欢到灵魂都因为下棋而染上了颜色。

他下棋时的眼神,非常专注,他可以在电脑前坐一两个小时,就为了完成和网络对面的不知姓名的对手的一场棋局。

那是我之前没见过的认真的神采。

感觉整个人都在因为这一场比赛而发光。

为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围棋?

明明并不是多厉害,也就只有业余四段的水平;去代表银行比赛也并没有做出怎么样的成绩;看比赛其实也不一定能说出个大概。

可为什么当你在下棋的时候,却整个人都在发光呢?

就因为单纯的喜欢?

因为喜欢这个爱好,所以即使是普通的你,即使你并没有做出什么出色的成绩,你也可以因为喜欢,而变得不普通吗?

那么我呢?

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即使是我这种残次品,这种不知道为什么而存在的家伙,也可以找到想做的事,然后发光吗?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我不懂。

明明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却在面对某些事情的时候可以展现出夺目的光彩呢?

明明…只是个人而已。

我隐隐感觉到,唐时说的“立”,终于要来了。

我之前只是大概看了一下朋友的记忆,很多细节都不清楚。

现在我特别挑之前我所忽略的,所有关于围棋的细节,重新详细的看了一遍。

然后我发现,他真的很喜欢围棋。

这种喜欢和围棋能给他带来什么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的围棋其实也是普通的。不普通的只是下棋时候的他而已。

这是一种很纯粹的喜欢。

而这种对于围棋的喜欢,和他在和女儿相处并讨论围棋时表现得更加明显。

女儿小时候,曾经崇拜的看着他,听他讲他的赢棋史。

女儿稍微大一点了,会在他旁边安静的看他下棋。

后来,他和女儿一起看围棋比赛,虽然女儿对于围棋一窍不通,但他还是会有些兴奋给女儿讲解下一步双方可能会怎么下。

接着,女儿开始对围棋有了兴趣,他非常高兴的给她找教学的视频,当女儿拿着死活题来问他的时候他表现得非常开心和耐心。

那是一种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他人后得到赞同的氛围。

后来,女儿没有坚持下来,告别了围棋,又因为繁忙的学习,和他的交流渐渐变少。

经济上的悬殊让他无奈又无力,他渐渐的变得沉默。

也不再下棋了。

至少我附身以来,就没看他下过棋。

但我却忘了,我会附身到第一个看到我的人身上。

而当初,是他打开了棋盒。

有没有这样一件事呢,它或许没什么意义,不能给你带来名誉,地位,金钱,但是你就是喜欢去做它。而去做他也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而已。

但就是这种喜欢,却能让整个人焕然一新。

仅仅只是因为想要去做而已。

04
今天是父亲节。

在地球上一个全世界的子女为他们的父亲表达祝福和感谢的日子。

我隐隐有一种预感,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我的朋友今天也在下棋,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我看到他主动去下棋后,他下棋的频率又高了起来。

而每次下棋,他都是很开心的。

我的心情跟他一样平静而愉悦。

我突然反应过来,自从我认识到我朋友的另一面后,我就很少再去考虑什么存在的意义的问题。

不是主观意义上的逃避,而是单纯的遗忘。

这是个好兆头。

今天,我和他都在等待。

他在等一个祝福,而我再等那个破而后立的“立”字。

我想我大概知道唐时为什么要送我来这里了。

这货从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今天的发展,然后把我送了过来。

所以我在听到女儿的一句”父亲节快乐“时,比起高兴和感动,更多的是一种释然。

一种终于到了的感觉。

我静静的看着他们拥抱,那种互相信任的感觉通过拥抱的温暖传递到我身上,让我也感动的想落泪。

再见了我的朋友,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你也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你却教给我很多东西,希望你以后也能这么开心的生活下去。
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困意,但是这一次,我却内心平静。

得回去好好谢谢唐时才行。

我一边想着,一边再次陷入沉睡。

05
三十三天处。

唐时斜坐在桌旁,一边漫不经心的喝着菩提叶煮成的茶水,一边抬眼欣赏是非。

是非就坐在他对面,正低头虔诚地默诵着经文。

唐时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也不出声打扰。

是非结束诵经,正放下双手合十的双手,唐时已经出声了:

“上次你送来的棋子,我认真看了。放心,需要度的那一枚应该差不多今天就可以回来了。“

是非拨动念珠的手一顿,抬眼无声的看着他。

唐时在是非的目光下最终败下阵来:“放心,我堂堂星主出马,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你本可以直接度他。”是非无奈道。

“那多无聊啊。直接和他说大道理,我不是你,我可没那个耐心。“

唐时面不改色的继续道:“谁让你把他送给了我呢,我自然要用我的方法来度他。”

“……”是非无言。

他当初确实是认为唐时这一次更适合去进行开解的工作,但没想到唐时在当上星主后还是这种风格。

果然唐时还是唐时。

对于是非来说,唐时一直都是唐时。

从来没有什么东诗。

“你看,这不就回来了吗?”

唐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接引,转瞬手上便多了一枚阴阳相间的棋子。

*
我终于回到了三十三天。

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又躺在唐时的手上。眼前是唐时那张放大的脸。

我环顾四周,正打算说话,却瞥到一缕月白色的僧袍,顿时止住了话头。

是非竟然也在。

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见到那个传说中的是非。

和唐时给人的感觉一样,一眼看上去除了长相以外真的很普通。

但我现在却要重新考虑一下普通的定义。

唐时却没理会我欲言又止的神情,只随意的问:“怎么样?“

我终于还是把视线转回他身上:“你说得对,有些事情,需要自己亲自感受了才知道。“

唐时了然的挑了挑眉。

我接着道:“我囿于自己的身份,将自己困在方寸之间,实属不该。无人规定棋子生来就需要为了这棋局服务。我应当遵从本心,去做自己想做之事,这样我身边自是广袤无垠的大千世界。”

就像我的朋友,那位父亲一样。

人生来就要活在社会中,活在别人的眼光中,这是不可避免的。

但人生短短数十载,就一定要去做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吗?

不一定。

但人一定要为自己而活。

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让自己真正的感到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活着不就是要开心吗?

只要自己想要做的事,不伤人,不伤己,然后自己还能从中感受到真正的愉悦,凭什么不去做呢?

我需要思考的不是“我应该成为什么?”而是“我想成为什么”

那位父亲,即使不算别人眼里的成功人士,可在女儿眼里,他一直都是可亲可敬的父亲。

我也一样。

既然身为棋子却不能做为棋子,那索性就不做了。

去找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我真正热爱并愿意为之奉献的事。

那时候,我一定终得自在。

尾声

唐时已将那棋子送走了。

没有说送到哪里,只是给那棋子指了一条路,让它自己游历去了。

他乃人道,人者逆天而行。

人之所以能胜过天地,不外乎有情。

有情就有欲望。

有欲望就有争斗之心。

而他是人类七情六欲的化身,所以他要毁天灭地。

东诗就是唐时,唐时只是东诗其中一面。

却是最真实,最至情至性的一面。

东诗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一个代号。

那枚棋子说的不错,比起三十三天星主东诗,他其实更想做唐时。

那个穿着一身青袍,贱出一身风骨的唐时。

那个能和是非相遇的唐时。

他是东诗,也是唐时。

管他是谁呢,我就是我。

不过是个人罢了。




后记:承诺过的父亲节贺文,写给我普通但可爱的父亲,女儿一直爱您,想说的话都写在文里了。这篇就是唐时主场的了,当然是非也有露脸。这篇和是非主场的《骨僧》是姊妹篇,有兴趣的道友可以去看看w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