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泠瀞

好饿(>﹏<)


冬至快乐啊o(≧v≦)o

穆清:

冬至饺子夏至面
所以冬至吃饺子还是汤圆呢
立秋记得吃肉“贴秋膘”
数了一下我发了三个节气可以吃的食物呢

啊啊啊啊啊让我来个激情repo!


这个是cp23的神鉴无料,我没想到我竟然符合审核条件!当时在微博群里知道了神鉴无料后发现cp已经开始自己却恰好符合条件时内心真的崩溃,还好群里的大家非常友善。都是小天使!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我终于万无一失的拿到了无料。感谢各位o(≧v≦)o


这个是 @魚與花 太太画的无料w不知道是不是太太特意为无料准备的,无料的图和太太lofter上的图有些不一样:唐时画裳上的字不一样hhhh


而且这张卡有个特别神奇的地方,因为是光栅卡所以图会因为光线原因产生变化,比如唐时有的时候会变得模糊不清...

然后重点来了!这张图上只有唐时会变模糊,是非一直都是清楚的w具体我也拍啦,换了各个角度。我真的很努力了但是不知道为啥看起来没有实际看明显(>﹏<)实际看有的时候唐时整个人都是淡到快消失这样......


图1和图2就是全景照了w我特别找了团扇和折扇。两个都很有寓意!团扇上是盛开的白莲,折扇上是漫天星辰星系,就像这两个人一样o(≧v≦)o


图3-图7是我尝试的各个角度w 放大看唐时真的就很模糊。


图8是比较明显的一张。


图9是私心啦主角是坐垫上的兔兔(*≧ω≦)


不知道工作室的诸位是故意做成这样还是巧合hhh但是和着太太写的“是非,我来度你成魔可好?”就非常nice啦!这个唐时应该是心魔,所以才会如此...暧昧不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可就算是心魔,那也是唐时,是他对唐时的情。


他甘愿入那厄秘地狱,宁愿忧怖常伴于身,也不愿意放弃爱。


爱唐时也好,爱众生也好。


总归是要爱的。


何况唐时亦是众生呢。



突然发现《心魔》和这个有些契合,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本来想再码一篇的但是精力不够hhhh坑太多啦,现在又感冒了心塞塞只能卧床休息。


《心魔》链接入下:


http://xilingjing268.lofter.com/post/1d962d37_12a28b4bd


这次大概就这样~感冒一好就去码文啦o(≧v≦)o

【随笔】卖粽子的老奶奶

林朵:

以前上班的写字楼下,每天早上有个老奶奶坐在路沿边,面前摆了个竹篮,里面装着一些白粽子在卖。




在写字楼上班的大多是年轻人,有人路过时就顺便在老奶奶那儿买个粽子当早餐。老人家似乎挺喜欢跟来买粽子的年轻人说说话的,但大家早上上班时间都紧,没有耐心听她多唠叨,敷衍几句就走了。




一个瘦瘦小小的老太太,每天早上坐在人来人往的路沿边,卖便宜的白粽子,想跟人搭话,又没什么人理。




那场景看着挺心酸的。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年纪这么大了还要每天一早来卖粽子,也不知道她家里人的情况,只知道她的白粽子卖的便宜,赚不了什么钱,看衣着打扮,也很朴素,不像是富贵人家。




我偶尔去买粽子的时候,如果时间不紧张,就停一停,听她多讲几句话,像是最近粽叶又涨了几分钱、城管不让摆摊什么的,反正翻来覆去就是那些琐碎的事情,没别的什么了。




我猜老人家只是想有人能说说话而已。




有一次我随口问她,怎么只做白粽子,不做肉粽子。她反问我是不是喜欢肉粽子,我说是啊,有咸蛋黄的那种更好。老太太就笑,说那种贵,怕做出来卖不完,亏不起。




后来我打算换工作了,正式离职前,又去买了一回粽子,然后跟老奶奶说以后我要换地方工作,买不了她的粽子了。




结果第二天上班时经过,老奶奶就特意招呼我,给了我一个粽子。




不是她以前做的白粽子,是个大肉粽,粽子里还裹着一整颗咸蛋黄,油气渗出来,润在糯米里,看着特别诱人。




从头到尾,老人家都没说过什么特别的话。




但我一直记得那个粽子。

50fo感谢

啊我竟然50fo了暴哭


感谢所有粉我的人,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


只产神鉴的粮到今天,居然就有50粉了


神鉴是个比较冷的圈子,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以后也会努力继续写下去的。


其实我脑袋里有很多他们的故事,多到我写不过来,所以会一直写下去的。


话说我最开始写的是《三天》,但是一直没放上来,想要写完修完以后再发上来的。


三天写的是唐时和是非表白那三天发生的故事,当时凭着一腔热血就写下去了,现在回头再看文笔就真的需要修文hhh


三天虽然很长,但是一定会写完的。


等我变得更好了,会呈现出更好的《三天》。


我是真的爱唐时和是非这两个人,具体有多喜欢可以去看我在神鉴的评论,多数都是话题的楼中楼,要是有缘你能看到就再好不过啦。


也同样喜欢喜欢神鉴的你们,当然有评论更好我超爱评论,通过评论读者和作者才方便交流,所以如果你看过又恰好喜欢我的文的话,请留下评论让我知道。评论是每一个太太前进的动力w


好吧重点来了,50fo怎么可以不点梗呢,大家多多留言,我看到喜欢的梗会再码一篇当贺文。


没人点也没关系,没人我也会好好写一篇的hhh说起来一直有个妹子想让我写 @移来此种非人间 ,要是没人点梗就让她点好了hhhhh


啊有人点就不写你的了 @移来此种非人间 


点梗截止到北京时间12.17号0:00,那个时候我放假回国就可以开始构思了w


啊另外 @萧木华联 你说的小和尚然后是非吃醋那个在我这码着呢,会写完的。还有 @汐紫 你的现代au我回去就码,构思的差不多了hhhhh


大家都来玩点梗呀w 不过不接车,车以后会写,但我觉得我现在写不出我想要的车,等我觉得自己能写了就会写的w


最后再次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的各位,笔芯o(≧v≦)o


最后的ps @云若き龍 你什么时候能把贫僧的两张画交出来!明明都已经画了春兰图了给力一点啊喂(>﹏<)

啊还有!点梗仅限神鉴或者贫僧!贫僧可以考虑但是要看梗,毕竟我还没写过hhhhh不过我码了挺多贫僧的长评,有兴趣的可以去晋江看看w

海上蛛


西海彭莱仙岛,此时一轮斜阳挂在天边,将沉未沉。

海风猎猎,似刀似剑,堪堪刮过海面,将本来波光粼粼的海硬生生劈开一条道。


岸边的礁石上,有一僧人盘坐于此,身着一袭雪白僧袍,修长干净的一双手合十收起。此时他闭目垂首,脸上染着温温地一丝笑,远看好似一尊如玉的佛像。

黄昏时那将歇未歇的一点如豆亮光映在他颊边,恍似一盏灯,又恍似将他也度上了一丝佛光,使得他看上去更像一尊佛了。


其实此般臆想也不全是错的。是非此时,应已算作一尊半佛了。


迷津一度,大梦一场,心魔已解,佛心已成。


如今的是非,也就只差一个佛身,便能真正成佛了。


只是这佛身却也不是那般好修的。


是非沉吟良久,终是双手分离,一手拾起置于身旁的串珠,轻轻一拨。


嗒。


轻越的一声,却好似有什么随着这声传出,连那呼啸的海风,都应这一声响,渐渐缓了。


是非似感知到什么,终是睁眼,眼底有金色的卐字随着莲花虚影徐徐转动,投向那茫茫一片海,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不知过去几时,他收回目光,又将头低垂下来,唇边溢出一息轻叹。


他不在。


他走了,又或许他从未来过。


就像他那为众生而生的佛心,从未动摇过。


唐时此人,心狠手辣,抱负满腔,求那七情六欲之属,吟咏风月,嬉笑怒骂,乖戾极端,无半分慈悲之心,是那薄情寡义,执迷不悟之人。


却又仙佛妖魔我不惧,却又我心轻狂向妖魔,却又笑傲疏狂谁自知…


在是非看来,唐时是那挣扎于苦海,于情天孽海之中不得解脱之佼佼者。


他愿度化他,他却言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愿被度。甘愿待在那苦海之中,去寻他那诗境三千之道。


客栈那夜,他主动要度他,于他行那风月之事,偏又谎话连篇,引他入魔。不破不立,他却一下破了个干净,让自己明了道—— 先入地狱,后度众生。


四方台会,他来找他,十年闭关,后会无期,古井无波,又为谁而动?


西海蓬莱,明轮斗法,迷津被困,何人来度?


小自在天度世人,何人来度小自在天?


他度天下,何人度他?


思及此,是非起身,向那茫茫西海行去,道道风刃刮向他那雪白僧袍,他却不在意似的,迎着那即将消逝的光,往那海里踱步。


 

入夜了。


今晚无月。


是非未停下脚步,他封闭神识,卸去眼中耀眼的莲华之瞳,任由冰凉的海水吞噬他的僧袍。


他自封修为,凭那凡人之躯,往那海中去。越行越远,直至,即将被吞没。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于他而言,岸在何处?


是非却未停下,周身还是那温润的慈悲之意,却甘愿向那海中行去。


天色昏暗,渐渐的,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砸在岸上,落在水里,跃至是非身上。


滴答。


声声入耳。


是非闻那滴答之声落入他心间,和着他轻轻拨着佛珠的嗒嗒声,在他周身织起了一张网,不大,却刚好能将他困住。


风声,雨声。


是非浑身湿透,僧袍紧贴着身体。他迈步于风雨中,如一朵白莲在汹涌的海中飘摇沉浮。


他耳边好似又响起了枯心禅师那无奈却又坚定的声音。他让他离开小自在天去寻救世之法,最后殒身在三重天那如现世地狱一般的炼狱之景中。


他对是非说:“且去。”


且去。


于是是非离开了,往那无边苦海而去。


 

忽然,是非停下了。


他瞧见了一团影子在那海中沉浮,即使是非莲花之瞳未开,却仍然能看清。


一只蜘蛛。


那蜘蛛小的很,通体莹白如玉,在那黑沉着的海中费力地挣扎着,却快要被吞没了。


是非一副天生的慈悲心肠,怜那蜘蛛即将丧命,顷刻恢复修为,两手抬起,一朵金色的佛怒莲已直接向那蜘蛛掠去。


佛怒莲威力极强,此时却是收敛生息,只像一朵普通的莲花一般摇曳着,将那蜘蛛托起,又极快得落入是非手中,复又消逝,只余一蛛于是非掌中。


是非收掌,欲带那蜘蛛离去,却感到那蜘蛛在他掌中乱动,很不安分。


是非一时疑惑,摊开手掌,只见那蜘蛛正努力地往他手心外爬,好似很想脱离是非手掌的保护。是非一时好奇,就伫立于那涛涛海浪中,看那蜘蛛努力的往外挪动着身子。


那小巧蜘蛛见是非没有阻拦之意,好似爬的更快了,眼看就要落入海中,是非却一收掌,又将那蜘蛛护于掌内。


这蜘蛛好似有灵性一般,见自己原先的路被封住,便恍如知道是非的意图一样,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好似是非不是那要救它的佛陀,而是要屠戮它的罗刹。


当然,一只小小的普通的蜘蛛,又能对是非产生何般影响呢?


是非一时有些怔然,那蜘蛛见挣扎无用,便往是非那拢起的指尖爬去,张开嘴,狠狠咬下。


这一下竟咬得极狠,是非只感到一丝刺痛刺入指尖。寻常人遭此变故,肯定直接将那不识好歹的蛛扔了去。我要救你,你不识好歹,还伤我,我凭何要救你?


那被蜘蛛咬过的地方破了,有殷红的血珠往外冒,是非却像没看到那伤一般,只低头仔细的瞧那小蛛儿,这一瞧倒是瞧出了问题。


刚刚是非封闭修为,只有凡人五感,当时又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里看到这样小一只蛛儿落水,一时救蛛心切,都没仔细看过这蛛是什么品种。


原来,这是西海蓬莱仙岛特有的一种蛛,通体洁白,食之可净化魔修体内的驳杂魔气,所以曾经被天魔四角的魔修们大肆捕杀,按照是非翻阅的经典,早该被杀个干净,不知为何却被是非在这西海表面碰上。这种蛛有一习性,只能存于海中,一旦离海,不出几日必会干死。


是非一时有些愧疚,忙将手掌摊开,弯下身去,让那蛛能顺利爬回海里。谁知,那蛛却停在是非指尖,不走了。


是非安静得等着,就那么弯腰立于海里。


小蛛不动,他亦不动。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还是那蜘蛛打破僵局,改变了方向,往是非那伤口爬去。


是非依然不动如山的站在那,看那蛛爬至伤口附近。这蛛果然是厉害的,那伤口流的血过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有凝固。


那蜘蛛好似也有些歉意,用自己的唾液把是非那伤口狠狠舔了一遍,然后二话不说,跳进海里游走了。


是非直起身来,那被蛛儿涂了唾液的伤口已经不出血了,晶莹的血珠就凝固在是非手上,乍看起来很像一颗很美的朱砂痣。


是非突然有所感一般,盯着这艳丽的朱砂痣,莲华之瞳一扫,竟捕捉一道极为熟悉的气息。


心下了然,唇边勾起一丝清浅的笑意。


应该很快就能见面了吧。


 

日升了。


*

佛心如铁不能改,他愿沉溺于海中,永不得出。


他要度天下,那何人来度他呢?


孰为因?孰为果?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岸在哪里?


后来是非才懂,他因唐时入了苦海,自然只能让唐时这海来度他。


唐时是那苦海,也是那舟,是那无边苦海上的一只蛛,爬到是非心间,狠狠咬下去,流出那殷红如豆的心头血,凝固成那唯一的一抹朱砂。


唐时,海上蛛,心间痣。

 

 

 

 

 

Ps 啊这篇写的好爽!灵感爆棚之作,读了时镜太太以前码的神鉴番外《是非 蜘蛛与佛》后的脑洞,部分内容有借鉴这篇。

唐时小蜘蛛可不可爱!

这是糖啊朋友们hhhh

啊关于是谁把唐时变成蜘蛛的,那当然是意外又碰见刚从迷津中出来的唐时的助攻大能明轮法师啦,让我们感谢明轮法师的助攻hhhhh可怜的唐时又被扔回迷津了wwww

这个故事发生在唐时刚从迷津中出来,还没碰到小二的时候。

啊说不定唐时收小二还有这样一个小小的原因,比如小二是虫子而他曾经当过蜘蛛啊什么的(什么鬼hhhh)

啊关于唐时知不知道是非发现了他的身份,这个就,不知道了w

PPS. 蜘蛛有个很有意思的寓意, 如果出门在外碰到蜘蛛的话,说明不久会和故人重逢哦。

 

轮回

死亡究竟是什么?



轮回究竟是新生还是死亡?



对于唐时来说,轮回,就是一场告别。



是和世界的告别,和自己的告别,和...和尚的告别。



轮回回来后的那个人,失去记忆的那个人,还是他吗?


唐时嗤笑一声,早就不是了。



他身为三十三天的星主,又有和尚在身边守着,本应无所畏惧。



可他又不是无情的人,又怎么会没有执念,没有恐惧呢?



“ 是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是非曾经在做早课时就和唐时提过这段话,是非的看法是,佛亦是人,亦有情,只是没有执念罢了。或者说,在佛看来,一切皆是执念,所以有或没有也就无甚区别了。




唐时当时笑着问:“那和尚你也没有执念吗?”



是非淡笑答曰:“七情六欲所系,皆是执念。”



唐时觉得是非真是太......



“死和尚,你这答案和没回答有什么区别?”



唐时那时候在想,这佛经可真是够扯淡的。



其实一切根源,就是因为求不得。



因求不得而生执念,却又因执念而求不得。



唐时这时又不得不承认,佛经有时候又玄妙无比。


轮回,又是轮回。



唐时注视着盘踞于主心地心那旋转着的世界——轮回。


他身为星主,其实也是逃不出轮回的。



他早在很久之前就明白,久到西王母和北伽罗仍盘踞于西十一天和北十一天的时候就知道,所以先下手为强,杀了西王母,又布下小三千棋局,杀了九回,看似他胜利了。



但唐时清楚,这只是暂时的。天道地道只是化为法则重入轮回,终有一天,他们会再次归来,杀死他。


他们三个,就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而且,现在西王母不是已经化成那名为杀生的小和尚了吗?



杀生杀生,自己给他取名杀生,就是在暗示他——东诗杀我,生新我。



杀生,必将再被东诗所杀。



而且,人有什么好怕的?



他自己就是七情六欲的化身,杀生既然化为人,就当归于他东诗麾下。



就算是天生的无情种,只要是人,就一定有情。



佛本有情?佛本无情?



唐时觉得纠结这个问题本身也很傻逼。



佛是那无情的一面,本身却是有情的。



哪怕就是是非,也是有七情六欲的。



是非成佛看似跳出轮回,实际上却也没有。



只要他唐时还在,是非,就脱不出轮回。




谁让他是是非的七情六欲呢?




如果哪天他真的被打入轮回......




唐时忽然又想到自己还问过是非一个问题:“和尚,如果哪天我要杀你,你让我杀吗?”



是非是佛,他是星主,真要打起来,输赢还真不一定。



是非当时没有回答,只在他手心里写了三个字。



手心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唐时在心里念出这三个字,却少见的哑口无言。



这和尚,真是......




不过这也确实是只有是非才能说出来的话了。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他唐时也不是什么纠结执念的人,他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啊,还得加上一个和尚陪他。





又一个练笔,我什么时候能开始写正文😂

等放假回家就有时间了hhhh

这个对应《心魔》,算是唐时自白?虽然我觉得全是他的碎碎念hhhh

另外评论看看有没有人能猜出来是非给唐时写了哪三个字,猜中的话我冒着期末挂科的风险再码一篇,可以由猜出来的人点梗。

是的没错,这三个字我已经想好了,只是没写出来o(≧v≦)o

已经知道答案的两位姑娘不包括在内呦(>﹏<)

提示不是什么“我爱你”“谢谢你”“对不起”啊,不是这么ooc的答案hhhh

我决定再提示一下下,是非为什么要特意写出来呢?

其实这个问题本来是放在中秋那篇文里的,但是真的没时间写那篇,就先挪到这里来好了www

中秋那个故事会写的!还有我的长篇啊啊啊啊我好想现在码啊啊啊啊!


大家期末加油啊!虽然我知道大多数人现在应该还没期末(((o(*゚▽゚*)o)))

中秋预告

今年中秋会写一个关于分离的故事,但是分离的同时又能体现团圆。


在我看来,分离和团圆的定义非常主观,不同的人对此会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其实分离和团圆说成是一回事也不为过。


不会坑,但可能不会按时发,因为要给喜欢的人写文当生日礼物,还要拜托好友配条漫,所以可能会延期,但应该不会延迟太久,因为大纲已经差不多了。


另外,结尾有个人定义的糖。

下终于出了!我买爆啊啊啊!空白我还能磕一万年!


心魔

是非不知已在这思过崖下呆了多久。

 

此时,他盘坐在崖下,身上本来澄澈如新的月白色僧袍,却不知为何好似沾染上了薄薄一层尘埃,没那么显眼了。

 

炽白的天光洒在崖边的一道瀑布上,随着震颤的潺潺流水,落入底下的浅潭中,和着腾起的丝丝水雾,变得朦胧梦幻了起来。

 

诸多幻象,因此而起。

 

思过崖,顾名思义,有过者在此崖下需勘破心中执念,了却心魔,幡然悔悟,从而重返大道。

 

自从小荒十八境后,是非就一直在这里,多年未曾离开。

 

勘不破,便离不开。

 

是非缓缓拨动着手里的佛珠,抬眼看向那浅潭。

 

本来美若仙境的场景,在他看来却惨如炼狱。

 

在是非眼中,他的周围盘踞着数不胜数的大小夜叉罗刹,每一只嘴里都发出嘶哑难听的嚎叫声,妄图干扰他。

 

可是非却像看不到,听不见一般无动于衷。

 

这些思过崖下的幻象,早已不能影响他半分。

 

是非垂眼,唇边现出一丝苦笑。

 

他看不透的,是他的心;抑制不住的,是他的杀意。

 

倏然,周边的夜叉罗刹停止嚎叫,其中一只竟然开始口吐人言:

 

“是非,汝等佛家子弟皆将众生平等挂于口,殊不知如若众生平等,汝仍在此处,为之奈何?”

 

是非静默片刻,答曰:“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

 

那夜叉听闻竟好似被狠狠刺激了一般,突然勃然大怒,高声喝道:“荒谬!依汝所言,吾为生灵,汝亦为生灵,奈何汝杀吾为正,吾弑汝便为恶耶?“

 

是非听闻,黯淡的莲华之瞳一闪而逝,只道:“天地一指,绝诤竞之心,万物一马,无是非之论。”

 

那夜叉在是非话音刚落就好似被什么击中似的,竟开始嘶声嚎叫起来,痛苦至极,眼看就快要消逝了,可在其身形快要消散时,偏偏又挤出一句话来:“痴儿!度人人不度,是非有无,皆看人心。纵使汝愿度天下人,然何人可度汝乎!哈哈哈哈,快哉快哉!”

 

是非听闻这句话后,痛苦的蹙起眉,唇边压抑不住的流出鲜红的血,眼中本就黯淡的莲华之瞳更是摇摇欲坠,恍如将要油尽灯枯一般。

 

那本来将要消失的夜叉见是非这个样子竟夸张的笑出了声,快要消散的身体也重新凝实起来:” 小自在天度世人,却无人度小自在天,你还修什么佛?欲度人,先度己。欲杀妄念,必先杀己,是非,你下不了手!“

 

是非听闻,终是抬眼,一双眼里杀机凛冽,握住佛珠的手缓缓抬起,一式拈花指已然要冲着那夜叉使出。

 

杀,杀了他!杀了他就能出思过崖,没有时间浪费了,小自在天还等着他去拯救……

 

然而,就在是非要使出那一指时,那狞笑着的夜叉突然如水墨晕染一般消散。

 

而重新出现在面前的那个身影,一下让是非止住了动作。

 

那人衣衫不整,眼底微微发红,抬手向是非伸来,和当年小荒十八境里的那一幕,何其相似。

 

僵住的是非没有反抗,任由那人的手缓缓抚上了自己的面庞。

 

指尖冰凉,呼出的气却是湿热的,极端不同的两者交杂在一起,竟让是非一时难以控制的战栗起来。

 

那人好像对于是非的反应感到好笑,抬起一双已经迷醉,却仍保持着基本清醒的眸子。

 

那眸中,藏着一片精明的算计。

 

他轻启因毒发而变得艳红的唇,缓缓道出一句是非早已烂熟于心的话:“是非……”

 

“我来度你,成魔可好?”

 

“滴答——”

 

是非唇边的鲜血终于再也挂不住,落入潭中,溅起一片波澜,远看好似一朵血莲在潭中盛开。

 

是非终于动了。

 

他抬手按上那邪灵的天灵盖,眼中一片混沌,可那金色的莲华之瞳却重新灿烂了起来。

 

即便他真愿度他,他亦不能成魔。

 

诸生持戒,于是更向佛性,佛心所向,尽皆一片慈悲。

 

可是非的手,终于还是要按下去。

 

那邪灵却突然抬起头来,唇边露出一抹笑意:“我的确是你心魔,可你舍得杀我吗?”

 

是非一怔,那要按下去的手,却是怎么也按不下去了。

 

不得悟,终究不得悟。

 

心魔终究还是消失了。

 

可是非清楚地知道,他还会来。


 不知哪儿来的一阵清风,轻抚过崖下的绿树,吹皱了浅潭中那一朵血莲,也吹皱了是非那月白色的僧袍。


风中混合着一丝轻浅的叹息,飘飘荡荡,含着一丝矛盾,混着一丝无奈,好似要抛弃一切,又好似要将一切都扛在肩上———


“唐时......”

 

小练笔嘻嘻

这周结束就出去玩啦!在车上码文www